站内搜索:

凤凰卫视连线我校张金平教授评点布鲁塞尔恐袭案的警示

2016年03月24日震海听风录来源:凤凰卫视

      就在巴黎恐怖袭击案主犯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被活捉的四天后,布鲁塞尔的机场和地铁站发生连环爆炸,已造成至少30人死亡,超过180人受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布对此次恐袭负责。只是巴黎恐袭案之后欧洲普遍加强了反恐部署,为何欧盟总部布鲁塞尔依然遭此厄运?文明的冲突是否真的不可避免?中国又能从中得到哪些警示?震海听风录邀请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阮宗泽、台湾陆军前副总司令吴斯怀、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法学院教授张金平激辩世界恐怖主义蔓延之困。

   核心提示:西北政法大学张金平教授认为,国际恐怖势力它在实施全球转移的时候,它有一个结合点,它是国际恐怖势力和当地的恐怖势力,极端势力,结合的一个过程。在这个结合还没完成,国际恐怖势力向周边蔓延还立足未稳的时候,这个时候是国际社会打击恐怖势力的一个重要的时机。

      凤凰卫视3月23日《震海听风录》,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就在巴黎恐怖袭击案主犯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被活捉的4天后,布鲁塞尔机场和地铁站发生了连环爆炸,已造成至少30人死亡,超过180人受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布对此次空袭负责。只是巴黎空袭案后,欧洲普遍加强了反恐部署。为何欧盟总部布鲁塞尔依然遭此厄运?文明的冲突是否真的不可避免?中国又能从中得到哪些警示?《震海听风录》邀请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阮宗泽,台湾陆军前副总司令吴斯怀,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研究院教授张金平,激辩世界恐怖主义蔓延之困。

      邱震海:欢迎收看《震海听风录》,我们知道昨天下午就是比利时时间的昨天上午,在这个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同时也是欧盟和北约的总部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恐怖,连环恐怖爆炸,从恐怖爆炸的这个的方式和风格来看非常类似去年11月13号在法国首都巴黎法身的恐怖袭击案。所以今天我们首先来看一下,这一起恐怖袭击案,它的来龙和去脉深层的原因,同时我们会把它牵涉到这个对大中华地区有哪些警示,大中华地区有哪些恐怖的隐患,未来我们如何解决。这个所以这些问题我们今天在这个香港,在台北,同时在西安,同时请出三位嘉宾。在香港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阮宗泽先生,在台湾的是台湾陆军前副总司令吴斯怀中将,同在西安当地同时跟我们联系的是中国可以说是第一所西北政法大学反恐主义法学院的教授张金平先生。三位好,我们先看看昨天欧盟总部门口发生这个连串恐怖袭击。

      11月13号到现在仅仅过了4个多月的时间,正是引证人们所说的一句话叫反恐反恐,似乎某种程度有点越反越恐。昨天从布鲁塞尔的恐袭的情况来看,似乎这个IS伊斯兰国它的网络不但没有被摧毁,而且似乎更加走向地下。更加紧密,而且在方式上更加专业。所以这个坦率地讲让我们感到有点匪夷所思,而且感到未来这个有点,对未来有很多的警示。这个先看看阮先生,宗泽兄,您是国际问题专家,何意如此?

      IS欲借恐袭布鲁塞尔向欧洲宣战

      阮宗泽:对,确实是,我这个觉得这次它的这个恐怖袭击是可以说是巴黎恐袭以后欧洲最大规模的一次恐袭,而且是一次连环爆炸。那么就说明它是一个精心策划这么一个爆炸行动。我觉得有两个方面重要的原因,一个就是这个伊斯兰国他们可以说,我觉得是声东击西。就是当巴黎恐袭以后你是注重这个对巴黎的这个反恐的加强,但是它恰恰选择了在布鲁塞尔这个开展它新一轮的恐袭活动。另一方面呢,是我觉得有关方面,特别这一次在布鲁塞尔我们看到,其实是布鲁塞尔的大意和疏忽,它的政策松懈造成的。这个呢比利时的首相米歇尔他自己也承认这个比利时必须得为它自己的大意疏忽买单。那么其实说在比利时,我觉得这次恐袭它选择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比利时我们讲它是欧洲的心脏,它既是这个欧盟总部的所在地,也是北约的所在地,所以它这个指向性极其地明确,就是向欧洲的宣战。

      邱震海:OK,好,吴将军,您是战略问题专家,军事问题专家,反恐问题专家,您觉得比利时的情报和这个安全局有哪些具体的失误?

      吴斯怀:情报现在IS最主要的是运用网络,那么网络本身就很难搜寻,那么所以比利时我也从媒体上看到,比利时情报单位说,这一件恐攻事件的情知,原先就有若干的掌握,但是没有时间地点。就我们研究军事战略来讲,只要是资料没有时间、地点,就是何人何事,何时何地,没有这个四何的因素存在,那就是叫情报资料,不是情报,毫无意义。所以情报单位当然很困难,那么第二点我想大是这一次的恐怖攻击,他们的目标选择非常具有国际战略的含义,他选择在欧盟北约的地铁站,选择在布鲁塞尔的机场,这几个方式对整个欧洲,因为欧盟跟北约来往的都是欧洲包含世界各国的外交人员,或者准军事人员的进进出出,这个向欧洲,甚至向全世界宣战的意味不容小觑,所以我觉得这个不只是比利时的问题,当然我们在媒体上也看到,很快的欧洲各主要国家都出来谴责或者提高警备的等级。另外一个因素,提高戒备等级之后,对民主自由的社会造成相当大的影响。所以巴黎恐攻之后法国政府希望延长等于是类似戒严的时间,但是有一派民主派的议员又觉得这样子限制了我们的行动生活,各种往来的自由。所以在民主国家来讲,这是一个两难的。套一句中国俗话,它是光脚的,我们穿鞋的,真的要全面戒备。包含老百姓的这种意识都必须要加强,否则真的不太容易应对。

      邱震海:好,在西安当地,是西北政法大学,我刚才说是中国第一所反恐怖主义法学院教授张金平先生。张金平先生,这个张教授您怎么看?

      张金平:我这次事件确实是非常突出重要的一个事件,我赞同两位专家的分析,我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观察这样一个事件。就是国际恐怖势力呢,它的一个战略转移,这样的视角来分析这个世界。三月份在伊拉克也发生了重大的袭击,但在土耳其发生了两起重大的袭击。就在欧洲三月份的时候出现了好几个地方,出现了恐怖袭击的高危迹象。就是在巴黎,在德国,在意大利,都出现了一些恐怖分子试图实施袭击的这样一些未遂事件。除了中东地区,西欧地区,北非地区,在突尼斯、马里,但是也有恐怖袭击事件发生。我们再延续到东亚,在印尼呢,3月15号,他们现在有这样一个全球战略转移的这样一个态势,他们一旦不能在中东地区实施大规模的武装袭击了,这个时候他要发生两个转移。这第一个转移是暴力方式的转移。第二个转移呢,它无法在这个伊拉克叙利亚的地区实行长期的这样一个割据,武装割据存在的形式了。

      IS与基地组织不同 它更多是一种意识形态

      邱震海:好,这是一个趋势,这是一个现象,我们观察到了张教授这个反恐专家。但是从媒体人这个角度我们就会感到越来越困惑了,这个反恐反恐,难道会越反越恐了吗?从去年,阮先生,这个您是外交专家,去年这个9月底,俄罗斯在叙利亚号称对伊斯兰国进行空中打击,现在半年过去了,怎么现在就伊斯兰国反而变得更加专业了。用刚才张教授的话来说,反而是实行战略转移了。到底为什么?

      阮宗泽:就是使一定意义上他在这个,特别在中东在叙利亚,受到这个包括俄罗斯包括西方再来的这种打压,那么他当然不甘这个束手就擒,所以他一定要造出更大的这个声势,由于中东的这样一种战乱,导致了很多中东北非的这样一些国家的这个难民涌入这个欧洲。所以跟欧洲也增加了很大的这样一种压力。那么这个所以说这个好像看起来叫越反越恐,实际上这个伊斯兰国,他和基地组织最大的不同在于哪?他实际上更多的是一个,他其实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有效联系的全球网络,他更多的是一种意识形态,那么这种意识形态靠什么呢?就是靠这种网络,靠互联网,比如说他散发了很多关于这个怎么样制造爆炸,一些恐袭,甚至教授这些人怎么做这个恐怖主义的这样一些视频资料。而且这些视频资料,它一散发的话在网络上,有的人就容易去学习。所以我觉得它也是在声东击西,然后找最薄弱的地方发动攻击。

      邱震海:好,从过去几个月情况来看这个针对伊斯兰国的这个反恐行动显然还没有取得一个很大的一个效果。虽然我们说反恐反恐越反越恐,但至少从张教授刚才的话来说,恐怖主义正在实行全球转移。好,那我们先休息一下,下面我们就非常关心一个问题,对大中华地区来说,既然是全球的战略转移,那会不会转移到大中华地区?大中华地区未来,坦率地讲过去一时间我们已经承受了相当大的一个反恐的压力,未来反恐的压力会不会更加严重?大中华地区从昨天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恐袭当中能够获得哪些警示?

      昨天我们知道在比利时首都,同时也是欧盟和北约所在地布鲁塞尔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而且是连环恐怖袭击,所以您现在收看的现场电视讨论有关这个恐怖袭击对大中华地区有哪些警示?我们同时请出三位嘉宾。刚才这个在西北的这个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法学院的教授张金平先生说,恐怖主义现在有全球蔓延,全球转移的趋势。那既然这样的话,好,我们就来看看大中华地区会承受,在过去已经承受很大的反恐压力情况下,未来会有哪些反恐压力,具体会有哪些警示?这个阮先生。

      阮宗泽:其实我觉得这个一段时间来,我们看到恐怖主义,实际上他是在四面出击,这次虽然在欧洲,而且接连不断在欧洲出现。但是我们也别忘了,前不久在美国的加州也发生过一起非常恶性的这个暴力恐怖事件,其实他虽然说,他跟恐怖主义好像后来调查来讲,没有什么太直接的联系,但是他是恰恰就是受到了这种伊斯兰国极端主义思想的这个影响,而采取的这样一种极端行为。那么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实际上中国也这个不能幸免,也发生了一些比如说像这个昆明的这个火车这个暴恐袭击,以及包括金水桥这样一些事件,所以可以讲这个恐怖主义,他实际上这种四处蔓延,而且四处出击的这种状况,我觉得是一个很重要的现象。

      “孤狼”式恐袭难预测最令人头痛

      邱震海:吴将军您是军事专家,这个从我们一般外行的角度来说,好像感觉恐怖主义袭击是没有目标的,好像是很随机的,今天在那里,明年在那里,反正总而言之一个罗贯就是挑你最薄弱的环节下手,他们到底是随机的选择他的进攻目标,还是背后有一个更加深谋远虑的一个所谓的战略考虑?

      吴斯怀:我从这个层面来分析,第一个像IS中有组织的恐怖组织,包括之前的盖达组织,那他们背后有相当多受过国际关系,国际战略训练的这些专家高手。那绝对是像这一次比利时一样,选择是有战略含义的。这个如果就国家立场,就全球立场还算是比较可以研判,有一个脉络。恐怖主义最怕是一种叫做孤狼式,就是单独一条狼,它那种随机性你很难预测,他从网络上学习,他是一个极端分子,他个人或者少数几个人的小团体,他学到IS这一套,他就自己随机去做了。这种的防范程度是最为恐怖。但是这种的威胁性不会太大,可是造成的心理效应其实是一样的。所以孤狼式的这种恐怖主义反而最让我们觉得很头痛。

      邱震海:OK,现在从叙利亚,从这个伊斯兰国回流的很多恐怖分子正在回流策划,同时中国,包括大中华地区在内的很多地方在面临反恐的压力。好,下面一个问题来了,怎么办?到底有哪些对策?大中华地区到底应该如何做?

      昨天发生在比利时首都,同时也是欧盟北约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的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让全世界感到震惊。所以下面一个问题就来了,所以刚才在第一第二部分我们谈到这个全球的恐怖主义现在在实行全球的范围的大的战略转移,其中当然也包括大中国地区。尤其是在第二部分西北政法大学反恐主义法学院的教授张教授说现在从伊斯兰国回流的恐怖分子正在慢慢地回归到大中华地区,正在与周边的恐怖主义进行组合,策划一场更大的恐怖袭击。好,我们同时请三位嘉宾。下面的问题来了,怎么办?到底有哪些对策?

      坦率地讲,当危机发生之后普通的老百姓首先是把责任推给情报机关,每次危机过后安全机关都承受了一个很大的压力。这当然某种程度也是有道理的,某种程度安全机关感到非常委屈,但从一个更大的层面上来说,张教授,你们的专业研究显示未来大中华地区反恐切切实实到底应该怎么办?

      恐怖势力全球转移或为反恐带来机遇

      张金平:好,我从三个层面分来分析这样一个对策问题。第一个层面呢,我们还是从刚才我们讨论的那一个角度来分析,国际恐怖势力的全球转移,他在转移过程当中有这样一个机遇,就是给我们的机遇,国际反恐机遇。国际恐怖势力它在实施全球转移的时候,它有一个结合点,就是吴将军和阮老师所说的,它是国际恐怖势力和当地的恐怖势力,极端势力,结合的一个过程。在这个结合还没完成,国际恐怖势力向周边蔓延还立足未稳的时候,这个时候是国际社会及恐怖势力的一个重要的时机的,这个时机是非常重要的。从情报合作,直接打击的合作,可以开展,从很多层面可以开展,而且这个机遇呢,一定要各国充分认识到的重要性,充分合作。

      邱震海:充分合作,这第一个。

      张金平:一旦在反恐当中用了双重标准,其他的各国的自己的考虑会破坏这种合作。第二个角度呢,从国家层面,其余层面内部层面,从大陆来说,中国政府呢,一方面加强了严厉的打击,一方面持续综合治理,中国社会发展,全面的,社会全面发展,来消除恐怖势力自身的社会土壤。第三个正如主持人刚才所说的,公民个人对反恐有自己的应尽的义务。

      邱震海:公民自己的反恐的意识,反恐的技能的训练,这是一方面,为了自保,为了自救,反恐。第二方面,公民如何有更多的义务来参加,阮先生你怎么看?

      阮宗泽:在反恐问题上这个人人有责,那么特别是要利用这个政府的这个动员这样一种力量,包括这个社区民众等等,我觉得各种力量都得动员起来,给恐怖分子,或者这些试图策划这个恐怖袭击的人无处可藏,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包括这个边境的这个管控,为什么现在有一部分人,包括中国籍的人流窜到别的地方,甚至到中东,甚至到亚洲周边一些国家,他们就是受到这些一种极端思想的吸引,那么更可怕的是他们去这个比如说参与了一些甚至实战,甚至学习了一些方式,再回流到这个比如说大中华地区,回流到这个国内搞恐袭,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地可怕。那么在我们刚才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情报交换和国际合作。我尤其要强调在国际合作当中,如何摒弃这个双重标准的问题,我觉得这一点至关重要,我们的合作很多是技术性的合作,当然有一个观念上的合作,和一个外交上的合作。就说我们看到屡屡当中国发生一些恐袭事件,而且明显就是恐袭事件的时候,那么特别是西方一些这个言论,他们认为说你这不是恐袭,或者说一开始非常地遮遮掩掩,犹犹豫豫,而且把它引向说你国内的这个民族问题。我觉得这是非常不利于国际合作,不利于共同联手来打击或者压缩这种极端势力这样一种国际空间。为什么?因为你认为同意它有了这个合理的诉求以后,实际上是对他一种变相的这个鼓励和支持,让他们采取更多的这样一种恐怖袭击这样一种活动,那么而且他还觉得好像能够受到国际上一些势力,一些声音的支持。我觉得这个是不利于这个国际合作的,所以下一阶段我觉得对中国来讲,一个很重要的这个挑战,就是我们怎么样就是要通过这个国际合作,特别是在反恐这个问题上,它其实上没有双重标准,就只有一个标准。

      邱震海:是。

      阮宗泽:无论这个恐怖袭击发生什么地方,针对什么人,它就是恐怖袭击。

      欧洲恐袭寒蝉效应令极右派思想复苏

      邱震海:吴将军,从战略专家,军事专家的角度,您怎么看刚才这个张教授提出的说这个恐怖主义现在实行转移,要趁现在它立足未稳,跟当地势力还没有结合的时候,尽快地把它打掉。您怎么看这个观点,同意吧?

      吴斯怀:从战略上这个观点我是同意,但是从执行面就国家层次要执行这么一个战略构想,它的难度非常高。我先讲欧洲这次,就是布鲁塞尔这次的恐攻事件造成的寒蝉效应是让极右派的这种思想重新复苏。就是欧洲国家现在开始大量地考虑反移民,反难民。这一些都是一个深远的影响,是我们目前表象上看不出来,那把这个议题导到我们中国来讲的话,如果我们要加强各种边境管制,尤其在疆独、藏独这些地区有恐怖攻击联系的这些区块,那你势必要更严密地去管制。所以我这觉得就国家立场对于民众的教育这点我很同意,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媒体的教育,我的看法应该更柔软,让大多数民众可以接受为了国家利益,为了国家安全,我们不得不采取一切紧缩管制的措施,先安内,让恐怖主义的温床慢慢消失掉。那么国际合作,包含刚才阮先生所提的双重标准,其实就是主要以美国为主体,要跟他们沟通。既然在反恐上大家要合作,必须开诚布公,否则在欧美国家经常用中国的恐怖攻击把它视为民族主义的问题,视为人权不张所造成的问题。像这些都必须在国际反恐合作会议里面去它谈清楚,否则那个情报交换是表象上的话毫无意义。

      邱震海:张教授你们的专业研究显示在这方面中国可以做吗?从中国目前情况来看,有没有可能各个单位,各个公司,包括各个居民区抽出一定的时间,一定的资源,对公民进行反恐意识,尤其是反恐技能的训练,能做到吗?该不该做?

      张金平:这个呢在刚刚生效的反恐怖法当中有明确的规定的,公民个人、公司法人都有这样的义务来防范恐怖分子呢利用公共空间进行组织活动,包括信息传递,包括物资交流,资金的募集,人员的招募,反恐法上是明确的规定的。反恐法出台之后呢,在积极地落实、普及、宣讲,这样一个过程既是法律知识的普及,也是反恐恐怖活动技能的普及。

      邱震海:是,好,昨天发生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刚才我说骇人听闻,所以未来几个小时,几天,乃至几周几个月时间里面,我们一只眼睛会看到欧洲,包括看到西方,看看这个未来的恐怖主义反恐形势如何走,但另一只眼睛,我们也会关注,我们生活在其中的大中华地区,因为坦率地讲大中华地区过去一段时间反恐压力已经很重,那么我们希望昨天发生在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对未来我们大中华地区的反恐能够有所警示,尤其在做法上,在反恐的具体的做法上有所启示。

点击数: 责编:朱风翔

0

汇集传媒视野的校园新闻亮点
触摸西法大改革发展的脉搏

进入频道首页

西法大官方微信号

展西法大风采
服务师生校友